艾赛中文网
艾赛中文网 > 原创精品 > 惊雪飘战

第68章 文 / 郭会

    天空中炸开一个响雷,随着传人的那招“浪天雷”同时发出,当传人的刀似一轮红色的弯月飞到夜灵身边时,她飞快着向后退了十米之远,荡心刀身前左右抖动着,以此来克制传人那如烈火般的刀风。但是任她怎么挡,左手上还是狠狠挨了一刀,顿时白皙透红的皮肤上鲜血冒了出来。她活了这么多年,除了训练,还从来没有流过这么多血。不由得一声怒吼,“千影斩”一出,顿时上空出笼罩在刀光之中,如同乱柳枯叶坠落般的刀光飞向传人。

    传人举刀在胸前斜着划了一刀,在刀影之中飞奔向夜灵身前,他终于发现自己的弱点了,原来以前的自己只知道玩刀,而忽视了武术的存在,真正的武术是不用武器的,所以他在短时间将自己的心意刀用在了身体的变化上,没想到竟然突破了“千影斩”的防线,杀到了夜灵面前,简单的一招“龙隐恨”,一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道:“小姐,一切都结束了,你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千影斩”虽然没有伤着传人,但其威力却将宫玉燕腰间划出一道伤口,幸亏是刀风,不然的话,估计人会被砍成两瓣的。夜灵瞪着惊恐的眼睛道:“你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传人从来不杀女人和弱者,你走吧,回家好好过你的大小姐日子去吧。”

    夜灵没听他的话,而是将自己的脖子狠狠的向他的刀上撞去,传人反映灵敏,忙推开一步,收刀在袖子中道:“想死吗,在我面前我不会让你死的,人生在世本就不容易,我们要学会珍惜父母赐予的生命,如果你真想死,就回到你们日本去。这里是中国的土地,不久的将来,这里肯定是一个祥和安定的所在,不要用我们刀手的血污染了中国的土地。”

    夜灵低着头,拖着荡心刀一个人走了,她终于明白宫玉燕为什么死活不肯回家了,原来最好的家,就是眼前这个男子。她在雨中走着,竟然没有去处理自己流血的伤口,走了一路,染红了一路。传人追了上去,撕下自己的衣服,为她包扎了一下道:“我说过不允许有血污染中国的土地。”

    夜灵见他虽然那样恨恨的说着,但却很细心的为自己包扎着,不由脑子一热,好久没有过的感动了,但是她不敢表现出来,自己命运本来就是一件没有感情的工具而已。想着,她回头扫了一刀,传人如神般的出刀挡住道:“你已经打不过我了,不要在费心思了,回家去吧,告诉你那残忍的父亲,不要再派工具来糟蹋我们的国家了。”

    这次她终于死心的走了,雨越来越大,夜灵忍住泪水走了,她不相信自己会有泪水,但是传人的话确实让她感觉到了自己原来还是个人,疼痛原来是可以唤醒一个人的灵魂的。

    传人赶回去时,二爷和海静也早已将剩下的人赶走了,他为宫玉燕小心的包扎着伤口道:“我们还是去医院吧。”

    宫玉燕苦笑道:“你难道忘了我是怎么治好你的伤口了吗?放心好了,这点伤用我们的祖传秘方,明天就会好的。看来你对女人都是一个心肠的,这样会害了你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传人不懂道:“我只是在做我认为应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真拿你没办法,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也没有什么,只是我要你不要像赶走别人那样把我赶走,我要一辈子跟着你打天下。”

    传人道:“我怎么会赶走我的恩人呢,别多想了,你估计你师姐回家后会有什么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她会接受严刑酷打的,这是夜族的规矩,要我们在苦难痛苦中成长自我。承受不住的人就会自杀的。我们先回去吧,还是到你的码头感觉比好舒服一点。”宫玉燕道。

    陈强走过来道:“你们放心吧,这里的后事我来处理好了,经过这一次战争,他们彻底的服了你了,我估计短时间内,他们还找不出能对付你的人来的。以后的日子就是你们扫平黑道的日子了,好好干吧,我在后面支持着你们。小珍,找辆车送他们回去,如果有需要,你就跟着他们一段时间吧,这些刀客门什么都好,就是都不愿意玩那些高科技玩意,你们四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有手机,我看我只有派我的秘书先帮帮你们了。老爷子,就这么说了好吗。”

    二爷擦去脸上的雨水道:“我能说什么,反正你现在已经没有职务了,再说我们也不想跟那些自以为是的正人君子们为伍。”

    小珍撑开一把伞递给二爷说:“爷爷,陈队是个好人,我们走吧。”说着五个人上了一辆金杯车,有传人驾驶着刀了黄浦江码头。下了车,三叔和鸿生等人忙出来讲几人迎接了进去。宫玉燕一个人进房间去疗伤去了。

    关上门三叔关心道:“怎么样了,我派去跟着你们的兄弟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,真为你担心。不过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。”

    鸿生笑道:“三叔,我说过老大是战无不胜的神,现在好了,我们又在一起了,那日本小姐怎么样了,你把她杀了吗?”

    传人喝了一口水道:“没有,放她回家了,我不想树立太多的强敌了,那样对我们没有好处的。好了,大家休息一下,就这两天我们准备杀进香城集团,端了他们的老巢。”

    说着拉着海静道:“姐,你去陪陪燕子吧,她为了我失去的太多了。我要跟二爷好好的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二爷微笑着点了点头,爷孙两一起出了门,就坐在江边的便利店外,一把打伞下,两人叫了一瓶汾酒,一包花生米,老板送上两个酒杯道:“哈哈,大侠,几天没见你了,没想到你们那么有势力还这么勤俭啊,真是让我佩服啊,改天一定弄一个你的雕像来供着,好了不打扰你们了,有什么需要,大侠尽管吩咐,雨这么大,你们确定坐在这伞下吗?”

    传人点头:“谢了,师傅你忙吧,我们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兴奋着走了,传人为二爷倒上酒,一杯大概一两左右的白酒,爷孙两一饮而尽,同时呼出一口气,同时又吸了一口雨的气息,顿时感觉到一种释然与放松,整个精神随着酒在血液中的流动而变的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二爷点上一袋烟说:“小子,你对得起人家梦水晶吗?”

    传人心中一痛道:“爷,你怎么知道我要跟你谈这个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我养大的,有什么事能瞒住我啊,不过我看这宫玉燕也挺不错的,现在两个女人够你受了吧,知道烦躁了吧,感情的事就是那样,早晚你要碰到的。刀法上你现在已经可以游刃有余了,现在要做的就是处理你的感情问题了。你打算怎么样办?”

    传人又喝下一杯道:“水晶是我这一生唯一想在一起的姑娘,可是我现在走的路只会拖累她一生的幸福的,所以我只能躲着她,让她恨我,爷,昨天我看到她了,喝醉了,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痛苦。我感觉都是我的错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二爷道:“这些事我也不在行,我知道的都是书上写的,我看你还是自己斟酌一下为好。不过我可以提醒你,那两个女孩都很不错,至少宫玉燕可以一辈子跟着你流浪打拼,而梦水晶则你一辈子的债主,你想想自己是要还债还是继续斗争着,哎呀,他奶奶个的,不提这些了,乱了,乱了,来喝酒。今天高兴,你小子现在早已超出了我预想的结果了。我可以放心的去隐居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喝下一杯,一瓶酒已经所剩无几,传人一个人站起身子,在雨中痛快淋漓的冲洗着自己,他想要忘记心中的一切关于女人的事情,但是事情的发生是偶然的,但事情的结果却是必然的,想忘,很难。他趴在护栏上低声的吼叫着。二爷无奈的摇了摇头朗声道:“孩子,英雄亦可有泪,江湖笑,乱世有你,风雨无阻。哈哈哈哈……爷走了,趁夜好走,等下我会带你姐走的,也许我该开导开导她,让她找个好的归宿,我看梦水晶那丫头的哥哥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汲取一生全部诚实与勇气

    这句话,不能说

    那么,为不背叛而沉默

    是值得的

    为一个诺言而信守终身?

    为一次奉献而忍受寂寞?

    是的,生命不应当随意挥霍

    但人心,有各自的法则

    假如能够

    让我们死去千次百次吧

    我们的沉默化为石头

    像矿苗

    在时间的急逝中指示存在

    但是,记住

    最强烈的抗议

    最勇敢的诚实

    莫过于——

    活着,并且开口。”——舒婷·《人心的法则》摘选

    传人一只手举了起来挥了挥手,没说什么,他只想让雨水好好的冲洗着自己凌乱的思绪。也许当有人能够有机会读了舒婷的这首诗给传人听,那么他的心就不会那么痛了。用时候人心总是被一种莫名的压力与矛盾而折磨着,那比受伤流血更让人难以忍受。所以安慰自己最好的办法首先是要找个彼此理解的对象,要么是多吸收一些人性的劝诫。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